Gabrie

【维勇】失落的爱情(完)

hey叶子花儿:

漫本中常见的梗,忍不住来了一发。


你打我吧……





正文



我叫维克托·尼基福罗夫。


最近不知道为什么,冰场里新来了一个男孩,据说是日本的花滑选手。目前跟我一样在雅科夫的指导下准备新的节目。


因为从来没有见过他,又是与俄罗斯人截然不同的亚洲面孔,我总是不由自主地关注他。而他好像很害怕我,每当我靠近他的时候,他都会与我保持距离。每当我看向他,他都会移开目光。原本我想多和他说话,可是他这样害怕,我也只好不再搭理他。


这样过了一段时间,尽管我没有主动注意他,但是我们是在同一个冰场训练,所以我还是常常能听到雅科夫“教训”他的话语,时不时也看到他跳跃失败的狼狈样子。


说“教训”也许不太准确,雅科夫对谁都很严厉,唯独对他非常温柔。如果是我犯那样的低级错误,肯定会被骂得狗血喷头,而他得到的却是温和的提醒。


我又发现他常常偷看我。明明很怕我,却又一直偷看我,真的很奇怪。可能是因为我的长相吧,我知道自己对很多人都很有吸引力。


有一天我在更衣室里和他相遇,便主动向他搭话。我问他:“你是不是很喜欢我?”他扭过头不说话。这时候我已经换好衣服和鞋子了,他还在绑鞋带,于是我蹲下来把手伸向他的鞋带,我说:“我帮你绑吧!”而他居然吓得一下子往后倒去,结结实实地摔了一跤。


我感到非常地抱歉,想把他拉起来,他却打开了我的手。那一瞬间,我看到他的眼眶涌上羞愤的泪水。说实话,我还是第一次感到如此挫败。于是我只好道歉,并且不再与他搭话。


在那之后不久,我又发现他是一个爱哭鬼。他会躲在厕所里偷偷哭。我想这可能就是雅科夫对他温和的原因吧,他可真是个玻璃心!


可是他哭的时候,我又好像中邪一样,总是藏在他隔壁,偷听他的哭声。他哭得真的好伤心啊,搞得我的心也忍不住揪起来,好像隐隐作痛一般。


我发现我越来越听不得他哭,可我又像养成习惯一样,总要去偷听。直到我终于忍不住,有一回他又在厕所里哭的时候,我在他隔壁的隔间,插嘴了。我说:“喂,你能不能别哭了?”他一下子噎住了。


“有什么好难过的呀?”我向着他的方向,对着空气说道,“只是跳跃失败了而已,雅科夫都没有骂你呢,没什么大不了的!”


他没有说话。我发现他的话好少,就是哭得多。


“我教你跳吧!”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头脑一热就说出这样的话来,“我当你的教练呀!”


我听到他吸鼻子的声音,而且好像又忍不住要继续哭起来的样子。我打开隔间的门,走到他的门前。原来他的门没有锁,还留着一道缝,我便把门推开了。


哇!他的眼睛红红的,鼻子也红红的,像一只哭过的小猪一样!


“你叫勇利是吧?”我向他靠近,他就坐在马桶盖上,他躲不了了。“你是不是喜欢我?”


他睁着大大的泪汪汪的眼睛看着我。


“要怎样你才不哭了?”我弯下腰,脸靠近他的脸,“是不是我亲你一口你就不哭了?”


他眼眶里含着的一泡泪刷一下就流下来了。那一瞬间我觉得我的心猛地痛了一下,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,我已经把他搂在了我的怀里,并且狠狠地吻着他的嘴唇。


难以置信的是,他居然也在回吻着我。这个奇怪的男孩,明明这么害怕我,又这么喜欢我!


等我们的嘴唇分开以后,我对他说:“勇利,和我交往吧!”我以为他会害怕到脸刷地一下涨红,然后把我推开跑掉,没想到他却说:“好。”


咦?好?


其实我只是想开个玩笑……我以为他肯定会拒绝的……


不过,和他交往倒也不是不可以。实际上,我觉得他非常可爱。虽然是个爱哭鬼。


和他交往以后,我又发现他更为奇怪的一面。平时他很容易害羞,但在床上却无比热情,虽然从来不主动要求,但是当我暗示他的时候,他都会积极响应。我觉得他的经验非常丰富,并且和我该死的契合。


我们度过了一段醉生梦死的时光,直到雅科夫警告我,不能纵欲过度,并且“不要再伤害勇利”,“离开他”!好吧,我理解雅科夫这种护崽子的心情,因为勇利真的像一只刚出窝的小猪猪一样可爱。


不过,雅科夫说的是对的,作为一名运动员,不应该纵欲过度。为了控制欲望,我和他分开了一段时间。我们约定每周只做一次。在这段时间里,平时他都和我保持距离,直到约定的那一天,我会把他接到我的公寓里,然后度过美妙的一天。


我的内心渐渐被嫉妒所蒙蔽了。独自一人的寂寞的夜里,我会回忆起和他在一起的快乐,我忍不住想,他以前是和谁在一起,是经过怎样多的“洗礼”,才会在第一次的时候,就那么准确地把握到我的“命脉”。他那么熟练,和一个陌生男人的第一次都那么熟练,他……


我开始故意疏远他。当然并不是身体上的疏远,甚至在平日里我也会接近他,但我忍不住会对他说一些不太好的话。我无法控制自己因为嫉妒而变得丑陋的想象,也无法控制自己不用言语去伤害他。


他对我露出了非常失望和受伤的表情,在一次情事中,我恶毒地奚落他之后。他没有再哭了,但他受伤了,而且伤得非常重。因为他看我的那一眼,让我觉得好像天都要塌了下来。然后他从我身上下来,默默地离开。


我竟然无法挽留,因为我也觉得自己太过分——他再也没有回来。


一周,两周,他都没有回来。眼看着大奖赛就快要开始了,他一直没有回来。他不训练了吗?他不参加比赛了吗?


冰场里的所有的人都突然开始讨厌我。他们看我的眼神透露着不快,也透露着怜悯。他们全部站在了他的一边,用无声的语言来帮他还击。可我除了话说得难听,又做错了什么吗?我的质疑难道是无中生有吗?


有一天晚上,我借酒浇愁,喝醉了以后,随便抓着谁发出了我的疑问。那个人给了我狠狠的一拳。他的力气没有我大,但是他对着我毫不留情,又踹了几脚。我终于看清他的脸,那是尤里奥,突然就从青少年组升上成人组的最年轻的冠军。奇怪的是我并不知道这件事是什么时候发生的。


“你这个混蛋!!”他恶狠狠地踹我的小腿,“你对得起勇利吗??臭老头!!秃子!!”


在一旁的米拉想要拉开他,他还是锲而不舍,伸长了腿过来踹我,嘴里还喊着:“快想起来啊!!再不想起来他就要伤心死了!!混蛋!!”


我觉得更加奇怪了。这几个月来发生的事情都这么奇怪,简直叫人摸不着头脑。想起来什么?我忘掉了什么?


尤里奥终于还是被米拉拉开了。奇怪,他明明叫尤里,为什么所有的人,包括我,都叫他尤里奥?他的表情居然也那样令人感到心酸,他说:“去长谷津吧,他在那里。”


等我醒过来的时候,我睡在自己的床上,床头柜上还放了一张去往长谷津的机票。我想这是尤里奥或者米拉做的,在心里觉得感激。我知道也许我能在那里找到答案,于是我随便收拾了一下,就坐上了去往长谷津的飞机。


我居然认识所有的路,我明明就没有来过,可是一切都是那么熟悉。我好像自然而然就知道要往哪里去。


我去到一个叫做胜生乌托邦的温泉馆,那里的老板和老板娘见到我非常热情。


“小维,你终于来了!!”老板娘说,“勇利现在在温泉里,你快去吧!他心情很不好,拜托你……”她突然变得严肃起来,“救救他,让他开心起来。”


我遵循着自己内心的指引去到露天温泉的地方,那里热气氤氲,我看到熟悉的身影,勇利就趴在池壁,我只看到他的侧脸。


我喊他:“勇利!!”他回过头来看我。


就在那一瞬间,在缭绕的热气中,我突然回想起了一切……


勇利来到圣彼得堡以后,在一次意外中,我撞到了头部,失去了一年多的记忆。我忘记了和他的相遇,忘记了和他的相爱,忘记了一切。


但我还是再次爱上了他。可我却也伤害了他。


我的勇利……


“维克托?”也许是我愣神太久,勇利终于出声喊我。


我突然也忍不住自己的泪水,大哭着,扑进了温泉里,扑向了他。我把他紧紧地搂在自己的怀里。


“对不起勇利……我是混蛋……”平生第一次,我难以控制自己悲恸而又欢喜的情绪,放声地大哭着。


“怎、怎么了?维克托?你、你别哭啊……”


我从他的肩头抬起脸,和他面对面,看着他的眼睛:“我都想起来了。”


“这、这样啊……”勇利看起来还是很平静,倒是和在圣彼得堡的时候常常躲起来哭的爱哭鬼一点都不像了。


“对不起……我把你忘记了……”


“嗯……想起来了就好……”


这样平静地说着,他的眼睛里慢慢涌上了泪水。我觉得我的心揪成了一团,好像有一只手在拧着。我无法想象,在这段时间里,他遭受的是多么大的心灵上的折磨。而这些折磨,都是我给的。


我再次把他搂在了怀里。紧紧地、紧紧地,恨不得把他塞进我的胸腔里,塞进我的心脏里。


“我再也、再也、再也不会把你忘记了。”


“嗯。”


“对不起……”


“嗯。”


“我爱你,勇利。”


“嗯。”





评论

热度(174)